• 中行说不过是一个狭隘的老太监,配不上战略大师的名号

  • 发布日期:2020-05-20 13:08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中行说事情的起因只是一次强派的任务

在写史方面,司马迁比司马光更加客观,只是如实记载历史上发生的事,而不夹杂太多个人偏见。《史记?匈奴列传》中记载了这样一件奇事。匈奴老上稽粥单于刚刚登上单于之位,汉文帝选了宗室翁主要和老上单于和亲。因为这个翁主的年纪比较小,需要有一个经验丰富的内官来辅佐翁主和亲。于是,汉文帝就挑选了中行说(zhong hang yue),作为陪伴翁主去匈奴和亲的人选。中行说是燕人,有可能是燕地近匈奴,中行说打小学过匈奴话,此去可以做翻译,但是史书里面没有明说,我们只能是猜度。

因为匈奴生活的地区苦寒,那边的生活各方面都不如长安的优越,况且汉匈关系不稳,一旦关系破裂,汉朝派过去的人一定会成为匈奴泄愤的对象,和亲这个差事的危险系数太高。中行说这个人觉悟不够高,啥家国情怀、民族大义到他这里都不好使了,拿着“你看看以翁主之贵,都去和亲,你一个阉人还有什么好挑挑拣拣的!”这些话去挤兑他一点用处也没有。老子就是不想去,遂摆出一副“我不下地狱,你们爱谁下谁下”的态度。汉文帝一看就来了气:“吆喝!你一个太监也敢也敢这么豪横!这是命令,你必须服从!你要清楚,不服从朝廷的安排,后果是什么!”

中行说一看皇帝的态度这么坚决,硬抗是抗不下去的。自己现在就是个太监,要是不服从,分分钟被装在麻袋里,当场被摔死在大殿上,只好同意。但是别看中行说是个太监,脾气还挺倔强,临走的时候跟皇帝叫板:“必我行也,为汉患者。”你真让我去,可别后悔,我此去一定会成为汉朝的祸患,你等着瞧吧。说着就踏上了前往匈奴的路程。

匈奴金神兽初入匈奴,便看出大问题

此时的中行说心中的目标很明确,就是要“为汉患者”,所以他到了匈奴立刻和老上单于搭上了线。有些人说中行说是叛逃匈奴,这个好像有些不准确。在中行说之前,有韩王信居代而都马邑,匈奴人攻击马邑时,韩王信投降了匈奴,成为匈奴之将,这个可以说是叛逃。但是中行说是汉朝送过去的,而且翁主过去和老上单于结婚了,中行说是翁主的奴才,叫老上单于就是姑爷,跟姑爷关系亲近点,说是“叛逃”实在有些勉强了,说“投降”也不算太合适。虽然两家子关系比较复杂,但终是和亲了呀。

中行说这个人是有点能力,但是说他是战略大师,是有些过头了。从他辅佐老上单于采取的措施来看,是有些眼光,但是却非大才。只是他自己是有些文化的,现在他来到了匈奴这种文化相对落后的地区,他的潜力得以发挥罢了。

和亲

  • 上一篇:没有了
  • 下一篇:没有了